杨牧祥活用水蛭治脑血管病
作者:于文涛 王占波 (中国中医药报/2010年4 月15日)     Date : 2013-10-24

 

    各科室对于水蛭的应用大家已通过各期的文献解读有新的认识,但对于经常开汤药的中医科一直不知如何下手,此篇文献虽然只是从几个方面阐述了水蛭的脑血管治疗应用,但对于如何在中医科使用脉血康胶囊却提出了新的认识,方便我们在这个科室的推广和应用,并且文中提到的专家杨牧祥又是中医界的知名人士,可以作为名人效应进行推广。

文献摘录

    脑动脉硬化症、脑出血、动脉硬化性脑梗死、脑萎缩等是脑血管病的常见病,更是老年人的多发病。中医学将上述脑血管病分别归属于眩晕、呆病、中风(中脏、中络)。虽症状不同,名称各异,究其病理不外肝肾阴虚,以致肝阳上亢或化风,痰血互结,瘀阻脑络。尤其是瘀血阻滞是整个病理机制的终端结果。无论是缺血性脑血管病,还是出血性脑血管病,两者皆因血运受阻,瘀血阻于脑络所致。只因病者体质、性别、年龄、发病时间、诱因等不同,致病各有深浅。但皆属本虚标实、虚实夹杂之证,故治疗当以标本兼顾,补益肝肾顾其本,活血化瘀通络治其标,临床时还须注意据证将平肝熄风、祛痰开窍、醒脑益智等治法寓于其中。

    杨牧祥以生水蛭启沉疴而祛宿疾,屡获奇效。他认为,脑血管病有较长的病理过程,成疾后,祛瘀血非运用生水蛭活血逐瘀、搜剔络瘀而不效。水蛭,味苦咸腥,功擅破瘀散结。古今本草专著多谓其性峻猛,而且有毒,嘱之慎用,故世人多畏之不用或用量轻微,入煎剂3~6g,研末服1.5~3g,且经焙炙后方可使用,意在去其毒性和减其峻猛之性,以防伤正。殊不知,水蛭经焙炙后功效大减,加之用量轻微,实难发挥其活血逐瘀的功效。张仲景之抵挡丸水蛭用至20 枚,大黄 虫丸水蛭用至100枚。近代名医张锡纯亦擅用水蛭治疗妇人癥瘕积聚、瘀血内停等证,张锡纯之理冲丸以水蛭为君药;理冲汤证中,瘀血坚甚者加生水蛭,并赞水蛭“破瘀血而不伤新血”。

    因此,杨牧祥治疗脑血管病强调水蛭宜生用,研粉末服,每日用量可达3~6g,并经多年临床实践体会,水蛭药性平和,祛瘀之力甚宏,未见不良反应。据现代药理研究,水蛭含水蛭素,有抗凝血、扩张血管、降低血液黏稠度等作用。鲜品含水蛭素较多,而炙水蛭中水蛭素多被破坏。因此,炙水蛭之效远不如生水蛭佳。但因水蛭腥味较大,入煎剂易致人恶心呕吐,为使患者免受服药之苦,导师医嘱将生水蛭研成细粉,分装胶囊,用汤药送服,以除其腥味之弊。

文献解读

1、脑动脉硬化症、脑出血、动脉硬化性脑梗死、脑萎缩等是脑血管病的常见病。,两者皆因血运受阻,瘀血阻于脑络所致。

2、杨牧祥以生水蛭启沉疴而祛宿疾,屡获奇效。他认为,脑血管病有较长的病理过程,成疾后,祛瘀血非运用生水蛭活血逐瘀、搜剔络瘀而不效。水蛭,味苦咸腥,功擅破瘀散结。活血化瘀是治疗脑血管疾病的必要方法之一,而水蛭是是最佳选择。

3、入煎剂3~6g,研末服1.5~3g,且经焙炙后方可使用,意在去其毒性和减其峻猛之性,以防伤正。殊不知,水蛭经焙炙后功效大减,加之用量轻微,实难发挥其活血逐瘀的功效。张仲景之抵挡丸水蛭用至20枚,大黄 虫丸水蛭用至100枚。近代名医张锡纯亦擅用水蛭治疗妇人癥瘕积聚、瘀血内停等证,张锡纯之理冲丸以水蛭为君药;理冲汤证中,瘀血坚甚者加生水蛭,并赞水蛭“破瘀血而不伤新血”。水蛭剂量小难以达到功效,必须达到剂量才能起到功效,为破血逐瘀良药也,不伤新血。

4、杨牧祥治疗脑血管病强调水蛭宜生用,研粉末服,每日用量可达3~6g,并经多年临床实践体会,水蛭药性平和,祛瘀之力甚宏,未见不良反应。据现代药理研究,水蛭含水蛭素,有抗凝血、扩张血管、降低血液黏稠度等作用。鲜品含水蛭素较多,而炙水蛭中水蛭素多被破坏。因此,炙水蛭之效远不如生水蛭佳。但因水蛭腥味较大,入煎剂易致人恶心呕吐,为使患者免受服药之苦,导师医嘱将生水蛭研成细粉,分装胶囊,用汤药送服,以除其腥味之弊。水蛭在汤药中要发挥最好的作用必学选用生水蛭,胶囊包装可避免相关事宜,因此汤剂中水蛭最好用脉血康单用配合汤要使用,效果最好。

上一篇 | 脉血康胶囊对颈动脉粥样硬化及血清高敏C反应蛋白的影响
下一篇 | 脉血康胶囊抗栓机理新解